繁体简体

我们为什么讨厌美国|(四)“生化危机”的布局者

龙8游戏官网 > 新闻 > 寰球热点      2022-05-06 08:22:32

      致命病毒?人体实验?精神控制?。随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让美国突然关闭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话题备受关注;而自俄乌冲突爆发后,俄罗斯挖出美国在乌克兰境内布局的26座生物实验室,再次让美国站在了风口浪尖。但乌克兰的数据只是冰山一角,据俄罗斯国防部披露,美国在全球30个国家控制了336个生物实验室,让人不免质疑:美国是否一直在筹划布局现实版“生化危机”?!


    肆无忌惮秘密发展生化武器

实际上,美国从未停止过对生物武器的研究。特别是自2001年美国总统小布什上台后,宣布退出1972年签署的联合国《禁止生化武器公约》,便开始肆无忌惮地发展生化武器。据统计,美国建立的海外生物实验室国家名单,包括独联体国家,乌克兰,格鲁吉亚和阿富汗;还有一部分分布于非洲以及泰国,柬埔寨,越南,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

《禁止生物武器公约》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截图

并且近20年来,美国一直阻挡重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的谈判。2021年《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组织希望加强对这一公约的监管,执行,决定建立一套新的核查机制,确保缔约国能够不打折扣的落实不研究生化武器的承诺。一共183个国家参与投票,182个国家全部举双手赞同,但唯独美国投了反对票。直到现在美国都坚决不允许联合国任何机构展开生物实验调查,美国直接用行动表明“不配合”态度,更不会开放生化实验室。

据“参考消息”5月2日报导指出,俄罗斯外交部表示将向若干美国官员发出邀请,希望他们参与俄议会调查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活动小组的会议,就看美国敢不敢接招。

美国生化实验“臭名昭著”的案例——

【万恶之源: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图片来源:国防时报

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成立于1942年(二战期间),美国陆军因受到日军发动细菌战的“启发”,决定启动开发生物武器的秘密计划。作为隶属于军队的传染病研究所,德特里克堡的过去疑云密布,光是这一座实验室便爆出过多起举世震惊的病毒事件,曾被外媒称为美国政府进行“最黑暗实验的中心”,储存了几乎所有已知的高致病性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天花病毒,鼠疫杆菌以及非典(SARS)冠状病毒等。

·“精神控制”

二战期间,美国中情局在德特里克堡创立了“精神控制项目”,在不知情的美国人和苏联战俘身上进行人体试验。假借“国家安全”为由,美国军方科学家们毫无限制地在人体上进行残忍和非法的实验,试图寻找“吐真剂”和其他用于暗杀外国领导人的药物,然而,这个“精神控制项目”最终彻底失败,被美国政府在20世纪70年代终止。

·“白衣行动”

1955年,德特里克堡执行白衣行动,邀请2000志愿者参与人体实验,标榜为“疫苗生产”,但需要签字的同意书中根本无动物实验说明,这一行为至今都是谜团,包括美国陆军医疗档案馆中也没有记载。

·“橙剂事件”

图片来源网络

在贯穿整个1960年代那场著名的越战中,美军在越南南方广泛撒下一种在容器上印有橙色条纹的高效除草剂,名为“橙剂”,其主要成分就是二恶英,是“人类目前所能生产的最毒的化工原料”。6700万升橙剂永久留在越南十分之一范围的国土上,它们通过食物链循环,进入人体需要14年才能完全消除,甚至能改变人体生物遗传基因。造成的后果延续至今,制造了五十多万“橙剂婴儿”并使两百多万儿童遭受癌症和其他病痛的折磨,这种武器后来被美国官员证实出自于德特里克堡之手。

·“鼠疫霍乱”

731部队罪恶滔天,石井四郎(右)将资料交给美方,以逃脱战争审判  图片来源:国防时报

据中国战地记者西虹所著的《抗美援朝战地日记》记载,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国对朝鲜北部和中国东北地区投放过包括伤寒病菌在内的多种病菌,使这些地区爆发了从未有过的鼠疫,霍乱和脑炎等疫病。而在1945年,日本731部队向美国德特里克堡无条件移交所有研究材料及数据,包含了对炭疽,鼠疫,伤寒,甲乙型副伤寒,痢疾,霍乱,鼻疽等的感染或致死量,感染方式,炸弹实验,喷洒实验,稳定性等方面的全面研究。

·“炭疽杆菌”

2001年9月18日开始,美国媒体和政府办公室接连收到涂有炭疽病毒的信件,最终导致17人感染,5人死亡,致使2万名美国人服用抗生素。调查发现,是德特里克堡微生物学家埃文斯(Bruce E.Ivins)取出炭疽孢子并用信寄出。

不过在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突然蹊跷关闭了,今年3月,美国民众在网上发起请愿,要求调查该基地是否有病毒泄漏情况。

【祸害全球:海外实验室】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2019年6月,独立新闻调查机构Armswatch揭露称,美国军方在全球2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生物实验室,秘密研制生物武器,这些实验室分布在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前苏联国家,以及中东,东南亚和非洲地区。报道称,这些实验室都属于所谓“生物协同计划”(Cooperative Biological Engagement Program),该项目是由美国国防威胁署(Defense Threat Reduction Agency)出资21亿美元设立的。

美国驻乌克兰使馆网站上的生物实验室相关信息 图片来源:新华网

·格鲁吉亚“致命毒素”

根据美联社报道,早在2018年10月,俄罗斯国防部就指出,美国“似乎在格鲁吉亚秘密运行生物武器实验室”,违反了国际公约,并对俄罗斯造成了威胁。

俄军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当时指出,美国在格鲁吉亚出资设立了理查德·卢加尔公共卫生研究中心(Lugar Centre)。格鲁吉亚国家安全部门披露的文件显示,卢加尔研究中心曾“把志愿者当作实验室豚鼠”,用来测试一种新的致命毒素。2015至2016年间,有73名参加测试的志愿者死亡。

·俄罗斯周边“蝙蝠冠状病毒”

俄罗斯国防部公布的资料显示,在靠近俄罗斯的实验室——也包括格鲁吉亚的美国生物实验室——进行了R-781项目,它的对象是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细菌和病毒病原体:鼠疫,钩端螺旋体病,布鲁氏菌病以及冠状病毒和丝状病毒的病原体。早在2020年初,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最新疫情报告就指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冠病毒与其他已知在蝙蝠中传播的冠状病毒存在关联。

“新华社”卫星新闻实验室定位 图片来源:新华网

·乌克兰“UP禽类病毒”

俄罗斯方面公布的文件显示,美国驻乌克兰生物实验室进行了多种病毒研究。其中包括“up-4计划”,研究了145个生物物种,利用候鸟迁徙传染禽类病毒,包括人类中致死率高达50%的H5N1禽流感以及纽卡斯尔病毒;“up-8计划”,由4400名乌克兰士兵参与,研究克里米亚-刚果汉坦病毒和出血热病毒病毒,约20名乌克兰士兵在接触类似流感的病毒武器后死亡,200人住院,这个城市还暴发了霍乱,在饮用水中发现了甲型肝炎病毒;利沃夫的美国生物实验室中有一处是兽医实验室。俄罗斯军队获得的文件证明,代号为“UP-2”,“UP-9”,“UP-10”的项目针对非洲猪瘟,炭疽等等。

·韩国“朱庇特计划”

2015年5月22日,美国犹他州一军事实验所向韩国乌山空军基地寄来一批仍具有活性的炭疽杆菌样本,事件曝光后在韩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美国在韩国一直秘密展开的代号为“朱庇特”的生化武器研究计划被暴露在世人面前。据韩媒爆料,“朱庇特计划”涉及的病毒样本除炭疽外,还有一种叫做A型肉毒杆菌毒素的病毒。人们常说的肉毒杆菌已在医学上实现商用化,但A型肉毒杆菌毒素却是一种高效价的剧毒物质,其毒性可达炭疽菌的10万倍,在生化战场是具有大规模杀伤性的化学战剂。


害人害己!无辜民众被“以身试毒”

越南“橙剂”事件受害者 图片来源网络

美国罗格斯大学新泽西学院教授伦纳德·科尔在著作中详细记录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军利用普通民众进行的大量秘密生物武器试验:

1950年,美国海军在旧金山市大量喷洒芽孢杆菌粘质沙雷氏菌,导致11人入院,其中1人死亡;

1951年,美军在弗吉尼亚的诺福克海军补给中心针对非裔美国人投放可引发肺部疾病和哮喘的烟曲霉孢子

1957—1958年,美军在密苏里州和明尼苏达州等地释放致癌的硫化锌镉;

1966年,美军方研究人员在纽约地铁隧道中释放芽孢杆菌等等。实验室内,不知情的囚犯,军人被用来进行活体实验。实验室外,无辜的普通民众也被秘密利用,“以身试毒”。

此外,在病毒制造过程中,还经常发生意外事故。

根据美国审计署2009年的一份报告,在过去10年中,美国的P3实验室就发生了400起事故。比如在2014年6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将炭疽杆菌从生物恐怖主义快速反应与先进技术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BSL-3)转移至邻近的二级实验室(BSL-2)时,由于消毒技术不到位,导致80多名中心工作人员接触了此种危险病原体。


多国谴责!揭露美国在当地犯下的恶行

2008年,印度尼西亚指控雅加达的美国海军第二医学研究所从事间谍活动,生物武器研究和研发“新型疾病”,并要求该研究所撤出印度尼西亚。

2013年,美国国防部位于格鲁吉亚的卢格中心启动了疫苗试验。同年,格鲁吉亚爆发了炭疽疫情。从那时起,炭疽病例在格鲁吉亚不停地被报告。

在韩国平泽市,韩国抗议者手持标语在美军乌山基地前向美国政府示威,要求其高度重视炭疽杆菌的危险性。图片来源:新华社

2015年,美国一家生化中心向包括韩国首尔龙山,釜山,群山和平泽在内的4个美军基地设立的4所炭疽杆菌生化武器实验室,秘密运送炭疽毒菌,途中发生了泄露事故,引起韩国民众抗疫。

2017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曾指出,有人在有目的地采集俄罗斯人的生物样本资料。俄媒随即报道,美国空军在一份生物样本采购招标中将目标锁定俄罗斯人,未来或被用于制造细菌武器。

2015年和2018年,关于俄罗斯抗议美国生物武器实验室的报道

2018年,格鲁吉亚前安全部长伊戈尔·吉奥尔加泽通过媒体揭露,美国在其国内的卢加尔生物实验室进行秘密人体实验,导致许多参与者死亡。

格鲁吉亚前部长敦促特朗普调查卢加尔实验室

2020年,乌克兰反对党议员梅德韦丘克曾指出,自从美国资助的实验室建立以来,乌克兰遭遇了多次无法解释的危险疾病的爆发。


生物武器是一种对人的生命健康可构成无差别,大范围,长时间严重危害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国际社会所禁止,为人类文明所不容。

而美国,正是这一桩桩已发生或将发生的全球性“生化危机”布局者!


资料来源:新华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中国网,央视新闻,人民网,环球网,微信公众号“钧正平工作室”,《环球》杂志等

图片制作:刘素

编辑策划:邱梦颖



责任编辑:邱梦颖
寰球热点
国际观察
国际新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jiayoutechnology.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龙8游戏官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jiayoutechnology.com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