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我们为什么讨厌美国|(一)“颜色革命”的操弄者

龙8游戏官网 > 新闻 > 寰球热点      2022-04-27 22:52:31

 

     美国,胁迫外交的施暴者,世界和平的破坏者,“颜色革命”的操纵者,虚假信息的散布者,种族歧视的乌合之地。二战结束以来美国曾试图推翻50多个外国政府,粗暴干涉至少30个国家的民主选举。


     《隐蔽的政权更迭:美国的秘密冷战》一书作者,美国波士顿学院副教授奥罗克指出,在1947年至1989年的42年间,美实施了64次隐蔽的政权更迭行动和6次公开行动。从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到中东欧,中亚以及西亚北非一些国家的乱局,美国屡屡导演“颜色革命”,将黑手伸向世界各地,留下一个又一个“颜色革命”巨坑,中东欧,中亚,西亚北非多国至今仍政局动荡,社会矛盾剧烈,民众被拖入灾难深渊。

     颜色革命——又称花朵革命,是指20世纪末以来,在中亚,苏联,东欧等国家发动的以和平方式进行政权变更的革命,参与者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一般以游行示威,罢工罢产,舆论宣传等方式进行,这些有着明确政治诉求的活动,背后一般都有外部势力插手的因素,经过社会动员,往往导致持久的社会对立和动荡,给执政者形成强大压力。

  格鲁吉亚  


  

  萨卡什维利 图源:新华网

  格鲁吉亚是美国发动颜色革命的第一个独联体国家,因其靠近俄罗斯的地理位置,策反格鲁吉亚可以将抗俄的军事阵线前移到俄罗斯边境,直接打击俄罗斯军事设施。

   2003年格鲁吉亚发生“玫瑰革命”,当时的反对党领导人萨卡什维利正是在美国受过教育,亲美的萨卡什维利。他承诺建立真正的“民主社会”,肃清腐败并重振经济。“但很快,依仗着美国支持,打着‘改革,反腐’旗号上台的党派公开搞起了新的腐败,不同政见者遭到无情打压,言论自由被严格限制。这一切让格鲁吉亚人渐渐清醒过来。”

  萨卡什维利是一个典型的亲美派,曾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他担任总统后,格鲁吉亚发动俄格战争,仅5天时间就被俄罗斯击退,而美国和欧洲国家在俄格战争中冷眼旁观,当萨卡什维利失去价值后,沦为弃子。这位靠颜色革命上台的总统,无奈逃亡乌克兰,后又被遣送到波兰,沦落到众叛亲离,流亡海外的地步。格鲁吉亚境内两个小国已经独立,国家四分五裂,政府频繁更换总统,国家发展止步不前。


  乌克兰  


  

  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 图源:网络

     2004年,尤先科的选举活动中使用橙色作为其代表色,因此这场运动使用橙色作为抗议的颜色。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市花是也是橙色的栗子花。乌克兰“橙色革命”后不久,“橙色阵营”内部便因争权夺利不断爆出丑闻。

  2014年的2月份,乌克兰二度上演“颜色革命”,大批群众涌上街头,堵塞交通,破坏公共设施,打砸抢烧,使政府无法施政,社会生活陷入一片混乱,最后造成政府垮台。

  而跟世界各地发生的颜色革命一样,2014年乌克兰的颜色革命也是由美国政府操纵和主导的。2015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对美国媒体CNN承认,美国积极参与了2014年乌克兰政变的全过程。当时美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就说,美国在乌克兰方面花掉了50亿美元。


  吉尔吉斯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支持者(右)与政府支持者在比什凯克发生冲突。图源:新京报

  2005年3月24日,吉尔吉斯斯坦的反对派突然占领吉政府大楼,而且在反对派中,一些愤怒的年轻人向政府大楼扔石块。这些年轻人戴着一个黄色的手帕,就像郁金香,而且吉尔吉斯斯坦盛产郁金香,因此得名“郁金香革命”。

  2005年2月,吉尔吉斯斯坦举行议会选举,全国近400名候选人参选,争夺一院制议会的75个议员席位。通过2月27 日和3月13 日两轮投票,西方支持的反对派惨败,当选者不到10人;亲俄政府阵营取得较为满意的战绩,约有30名候选人当选,其中也包括阿卡耶夫总统的一双儿女;其余半数席位则被独立候选人揽入怀中。这样的结果自然令反对派难以接受。他们一方面指责选举进程中存在舞弊和违法行为,不承认选举结果;另一方面发动支持者走向街头,希望通过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模式,实现改朝换代的政治斗争大逆转,引发贾拉拉巴德州,奥什市等多个城市大规模骚乱,总统阿卡耶夫流亡国外。因很多示威者系着黄色头巾或拿着郁金香,而吉尔吉斯斯坦首都市花是黄色迎春花,革命发生时正是迎春花盛开的季节,故称“郁金香革命”,又称“黄色革命”或“柠檬革命”。

  2010年,数千名抗议者冲击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机构,以“腐败和恶劣行为”为由,推翻了2005年“郁金香革命”后上台的政府。2020年,再次爆发政党冲突,引发示威游行,导致1人死亡,近600人受伤,反对派占领了首都政府大楼,现任总统被迫辞职。政局的不稳定导致发展的停滞,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发展缓慢,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经济极度依靠外部市场,国内转混乱,国内贫富差距严重。


  黎巴嫩  


  

  2005年,黎巴嫩爆发“雪松革命”

  2005年2月14日,黎巴嫩前总理哈里里遇刺身亡,约6万名示威者聚集贝鲁特市中心烈士广场,手举黎巴嫩国旗,要求政府辞职,要求叙利亚军队撤出黎巴嫩,并公布前总理哈里里遇刺事件真相。2月28日,黎巴嫩议会举行会议,对前总理遇刺事件进行讨论,卡拉米政府宣布辞职。美国国务院将黎巴嫩街头示威命名为“雪松革命”。雪松指《圣经》中记载的黎巴嫩大树,是幸福的象征,也是黎巴嫩国旗上的标志。

  在卡拉米政府宣布辞职后,美国白宫很快发表谈话对此表示欢迎。白宫发言人麦克莱伦说,“我们相信新政府的产生将完全按照黎巴嫩宪法进行,完全能够反映黎巴嫩人民的愿望,而且不会有外部势力的干预。”有分析人士认为,白宫的表态表明,美国无疑是要在黎巴嫩“雪松革命”中插一手,捞一把。

  自黎巴嫩爆发“雪松革命”后,黎巴嫩并没有如美国所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个更平等,民主的社会。法国遗留下的“民主遗产”在漫长的岁月后,使得精英阶层的统治愈加牢固,银行大资本家的垄断地位持续巩固并伴随着极端的政府腐败。与之相反,西方国家对中东输出的“民主”加剧并激化了中东国家普通民众与政府的矛盾。体现在黎巴嫩则表现为,底层民众要求更高的福利待遇,更高的生活条件以及一个更为高效,清廉的政府,然而限于黎巴嫩联合式低效,扯皮的政治模式,任何改革工作都难以为继。


  叙利亚 


  

  来自叙利亚等国的难民在塞尔维亚边境小村贝尔卡塞沃徒步前行。 图源:新华社

      自2010年起,西亚北非一些国家相继发生了以推翻现政权为目标的社会和政治运动,西方国家以“反对独裁”和推动“民主化”的名义借机介入这些国家政局,甚至采用军事手段。

  2011年3月,叙利亚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游行,紧接着,叙利亚全国陷入了长达9年的内战。两个月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务院发表有关中东事务的演讲,明确将输出“民主”作为对中东战略。而这则进一步激化了中东各国政治,社会矛盾。同年8月,奥巴马扬言称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必须下台。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也开始积极响应,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但9年过去,美国人所信奉的“民主”却制造出了极端恐怖组织“ISIS”和大量无家可归的难民。也正因此,黎巴嫩境内的难民数量在近年增至140万,接近黎巴嫩全国总人口的1/4,而其中大部分难民正是叙利亚内战产生的。

  在利比亚从爆发反政府的群众示威活动开始,西方便频频插手,竭力扶植和壮大反对派力量,向其提供武器装备情报,进行作战培训,甚至派遣军事人员进行现场指挥,以推翻现政权。但事实表明,“颜色革命”最终的结果不是“民主化”的实现,而是引发了这些国家的政局失控和长期战乱。

 

  突尼斯  


   

  

  突尼斯南部省会城市西迪布吉德闹事者与警方发生冲突 图源:中国日报网

     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南部西迪布吉德一名青年商贩因不满城管暴力执法自焚,尽管被送往最好的医院依然因为伤势过重死亡。此事引发了民众对政府的怒火,全国各地相继爆发大规模骚乱并造成流血冲突。自焚事件发生后,几个账号突然在社交网络上疯狂转发小贩被烧焦的照片,引发了民众对政府的怒火,全国各地爆发大规模骚乱,警民冲突持续将近1个月。示威者包围了中央政府在各地的派驻机构,向派驻机构办公地点投掷石块和燃烧瓶,并试图冲破警方设置的警戒线。一些示威者还持械攻击了加油站,警察局和其他政府机构。地方治安武装力量在鸣枪示警无效后,被迫开枪自卫。

  事情激化到如此地步,突尼斯反对派,民主进步党总书记艾哈迈德·沙比则登场了,他呼吁本·阿里“立即下令停火以免伤及无辜,并要尊重民众的示威权利”。美国也对突尼斯采取“镇压”手段应对国内骚乱的行为表示了谴责。2011年1月14日,本·阿里带家人出走沙特,由总理格努希行使总统职权。突尼斯国花是茉莉花,这次政权更迭被称为“茉莉花革命”。

   10多年间,突尼斯共产生了11位总理,数百位部长,政府像走马灯一样换个不停,办事效率低下,腐败现象蔓延,社会治安恶化,百姓收入水平直线下降。


  利比亚  


    

  等待撤离的各国公民挤满了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机场候机大厅。 新华社

     如果不是因为国家陷入内战,38岁的利比亚人马哈茂德·穆祖吉早已顺利完成在英国的学业,或许会成为一名高薪的信息技术工程师。而现在,他只能靠教书积攒学费,希望将来还有机会实现留学梦想。

  2011年,在美国及其盟友的武力支持下,利比亚反政府武装推翻了卡扎菲政权。穆祖吉因为父亲曾在前政府工作,被取消了前往英国学习信息技术的奖学金名额。“10多年来,利比亚没有统一的政治权威,武装冲突持续不断。我们的国家已成为外部势力争夺利益的牺牲品。”在穆祖吉看来,被强行改变的不仅是自己的人生,还有整个国家的命运。

 

  也门  



萨利赫 图源:国际在线

  

  自2011年西亚北非地区出现所谓“阿拉伯之春”以来,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相继爆发内战,大量叙利亚难民流落他国,利比亚成为非洲难民偷渡进入欧洲的跳板,也门也面临如何安置大量无家可归者的难题。

     2011年1月中旬起,也门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要求时任总统萨利赫下台,不久示威演变为流血冲突。4月,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提出了旨在化解也门危机的调解协议。萨利赫多次表示同意签署该协议,但均未践行。

  从5月23日开始,也门政府军与示威者,倒戈军队以及反对派部落武装在首都萨那发生大规模冲突,导致数千人死伤。11月23日,萨利赫签署海合会的调解协议,同意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哈迪。2012年2月,也门举行总统选举。副总统哈迪作为唯一候选人当选为新一任总统。2月27日,萨利赫正式将权力移交给哈迪。

  “颜色革命”爆发时,西方及海湾国家对萨利赫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其下台并移交权力。在部分政府军倒戈支持反对派后,萨利赫及时接受了国际社会调解,同意和平移交权力,并获得豁免权。也门在2012年2月的总统选举后迎来了新总统哈迪。

  西方国家将也门视为中东地区政治改革的典范,企图向其他地区推广,但无意帮助也门解决经济落后,南北矛盾,教派冲突等深层次问题。在顽疾没有得到根治的情况下仓促缝合伤口只能导致病情继续恶化。

  在2011年革命后,也门经济一落千丈,经济总量在2011年萎缩了12.7%,虽然2014年经济增长率恢复到约2%,但与2010年前年均4%以上的增长仍相去甚远,而贫困人口比例则从2009年的42%上升到2012年的54.5%。

  政府颜面扫地,中央权力大幅削弱,难以掌控地方部落势力,与此同时,恐怖组织迅速滋生壮大,使得也门成为恐怖主义输出地。


  巴林  


  

图源:中新网

    位于海湾的巴林王国从2011年2月14日开始发生示威活动,运动初期示威者提出政府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和政治自由,赋予什叶派平等权利地位等要求,示威人群中甚至有人提出了推翻王室的口号。2月17日,巴林开始出动军队镇压示威者;3月14日,在海合会组织的支持下,由沙特和阿联酋的1500名军警组成的海湾大军“半岛之盾”通过连接巴林和沙特之间的跨海大桥进入巴林平息内乱,此举是海合会成立30年来首次调动其安全部队,哈马德国王宣布全国进入三个月的紧急状态。巴林的示威活动在“半岛之盾”的镇压下最终得以平息。


民主虚伪 人权恶化

政治衰败 军火猖狂

抗疫失败 操纵舆论

美国

假,民主,自由,人权

真,枪击,暴力,谎言



策划:黄杨

制图:刘素

资料来源:新华社,中新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

国际在线,中国军网,新京报,中国日报网




责任编辑:黄杨
寰球热点
国际观察
国际新闻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669841-817
举报邮箱:xxjb@jiayoutechnology.com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龙8游戏官网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jiayoutechnology.com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