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风作浪!日本频繁演练“夺回钓鱼岛”

日本近来突然开始频繁演练所谓“防卫钓鱼岛”,在平静多时的东海上兴风作浪,人为制造战争气氛。这些“夺岛演习”并非孤立事件,日本现在愈发热衷于强调“美国在东亚最可靠的盟友”以及“台湾岛的殖民旧主”这“两大身份”。看来,拜登政府上台后推行的“遏制中国必拉上盟友”的政策,给了那些将修宪法作为“毕生理想”的日本右翼政客蠢蠢欲动的机会。

  据日本共同社披露,日本政府上月公布的旨在提高岛屿应对能力的海上保安厅,警察和自卫队联合训练,设想的情况是“他国占据钓鱼岛”。训练地点选在长崎县五岛市的无人岛津多罗岛,因为该岛海岸线的形状和险峻的地形“与钓鱼岛相似”。

  12月22日,自卫队的护卫舰,负责钓鱼岛附近“警备”工作的海上保安厅大型巡逻船也在东京都伊豆诸岛进行演习。演习时将伊豆诸岛中某特定岛屿设想为钓鱼岛,巡逻船要求驶向该岛的“中国军舰”变更航线无果,“海上警备行动”命令被发出,海自的护卫舰“阻止”“中国军舰”接近该岛。

  所谓“海上警备行动”,是指当发生海保无法应对的情况时,在日本首相批准的情况下防相下令派遣自卫队,自卫队在一定基准下被允许使用武器。

  共同社声称,这是日本内阁官房首次发布海保,警察和自卫队举行联合训练的消息。训练旨在防备难以辨别是否属于武力攻击的“灰色事态”,提高自卫队与海保等的协作。共同社还宣称,日方似乎有意通过发布消息,向日本国内外传递正在提高灰色事态应对能力的信号。

  另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防卫省11月25日发布了陆,海,空自卫队在鹿儿岛县的种子岛进行综合军事演练的报道,此次军事演练以“夺回被占领的离岛”为设想,进行水陆作战。至于发起的动因,报道称也是感受到“西南诸岛中钓鱼岛周边的中国军事压力增强,防卫省和自卫队急于强化该地区的防卫能力”。

  除此之外,日美近期也频繁进行“夺回离岛”演练。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12月初,日本陆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军陆战队进行了离岛防卫作战的联合军事训练,设想在“敌国”舰艇侵略攻击离岛的场景下,日美防卫力量相互确认作战构想和实际运用。而此次联合军演的目的据称是为了“遏制军事活动频繁的中国”。

     在钓鱼岛问题上,中国政府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拥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日方所作所为丝毫改变不了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客观事实,中方维护钓鱼岛领土主权的决心坚定不移。

敏感时刻中日防长视频通话

李晓伟摄 图源国防部

  27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应约同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视频通话。日本防卫省公布的新闻稿中提及,此次通话长达2个小时,而日本共同社进一步表示通话时长超过了预定。对比中日新闻稿,双方想要凸显的主题并不尽相同。 

  中国国防部发布的消息显示,在东海和钓鱼岛问题上,魏凤和表示,中国将坚定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历史问题上,日方必须正视历史,以史为鉴,这才是正确态度和明智选择。与此同时,魏凤和表示,中日防务部门应加强高层交往和务实合作,进一步拓展海空联络机制内容,共同管控风险,防止矛盾升级,不断提升防务合作水平。此外,魏凤和还就亚太地区形势,台湾,南海等问题阐明中方原则立场。

     而根据日方新闻稿,双方通话主题共有四方面,依次分别是东海和钓鱼岛问题,台湾问题,南海问题以及“中日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双方达成一致。

     在前三个问题上,岸信夫都表达了日本的关切,对中国公务船进入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周边日本“领海”表示严重关切,强烈要求中方“自我克制”。他提及中国海军和海警局船只在东海与南海的行动,称强烈反对“凭借力量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尝试。

     在台湾问题上,岸信夫表示,台湾海峡和平稳定很重要,表示关注相关动向。

     排序位于第四位的是双方就“中日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达成一致,即两国防务部门领导人达成一致,为了避免日中出现偶发性军事冲突,将尽早开设紧急时双方官员互通联系的热线,力争明年内开始运用。

李晓伟摄 图源国防部

  由此可以看出,中日双方关注重点有所重叠,分别是:东海和钓鱼岛以及“中日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尽管在东海和钓鱼岛问题上双方在各说各话,但另一方面双方一致希望避免在东海发生偶发性冲突,也因此愈加凸显了中日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的重要性。但中方在新闻稿中却没有明确提及,这一方面表明在此事上日本需求明显强于中方,另一方面表明双方在某些技术环节还未完全形成共识,不过日方高调释放此消息也会让外界接收到中日防务关系总体稳定并呈现向好发展的信号。

  也因此,日方在新闻稿中虽然显得表态“强硬”且谈及议题繁多,但真正希望和中方谈的内容并且有所收获的只有一条:中日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直通电话有望在明年开通,有利于避免中日擦枪走火事件的发生。

  日本如此重视这一条也源于自身心怀鬼胎。今年开始日本频频拿台湾炒作话题,刺激中方敏感神经。专家分析,自拜登上台之后,美方就希望拉拢日本“协防台湾”,甚至有可能日本在前首相安倍和菅义伟时代就做了一些铺垫工作。做为日本自民党党内最大派系的领袖安倍频频发言支持台湾,并称“台湾有事等同日本有事”,实际上是希望向岸田施压,在台湾问题上和美国保持一致。

新首相岸田已不满足于做鸽派

  专家认为,日本近期频繁演练“夺岛”更多是政治象征意义,为的就是给中国添堵。由于现任美国政府比其前任对中国遏制政策更多,所以日本政府也会被要求给中国制造更多麻烦。日本模拟“防卫钓鱼岛”,或准备应对“台海有事”,其中有配合美国的因素,但也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目的,即借机怂恿国民支持岸田文雄政府修改宪法。

  岸田政府继承了安倍晋三“修宪”的政治夙愿,其核心目标就是在任期内修改宪法。二战以后,日本普通百姓具有和平倾向,日本政府为了让老百姓“转变思想”,拼命渲染来自外部的所谓“军事压力和安全威胁”,通过在钓鱼岛附近区域进行演习,给国民造成“钓鱼岛已经处于危机当中”的错觉,再加上煽动台湾问题,迫使日本民众相信,修改宪法已经“迫在眉睫”。

  上周,日本政府宣布,已经就2022年度开始未来5年的驻日美军驻留经费日方负担的增加数额与美国政府达成共识,预估总额为1.055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91亿元),比2016-2020年度合计支出整整增加了750亿日元。

  美国彭博新闻社称,在寻求增强抵御“中国威胁”之际,日本国防预算连续10年增长,2022年度更达到5.4万亿日元。《纽约时报》称,这笔军事预算包括为那些离岛提供部署导弹和驻军的资金,提高日本在网络战和太空战等领域的能力等。日本防卫省还打算再购买12架美国F -35战机。

  《读卖新闻》称,岸田文雄领导的宏池会,一直被认为是日本政坛轻军备,重经济的鸽派,但他上台后,却将中国定位为“主要威胁”。在11月底自卫队的一次阅兵仪式上,岸田文雄向数百名头戴橄榄色头盔的自卫队成员发表讲话:“我将考虑所有选项,包括拥有打击敌人基地的能力,加强必要的防御力量。” 他说日本周边地区的安全局势“瞬息万变”,“现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还说自卫队发展的目标是应对朝鲜试射弹道导弹的能力,以及中国追求军事建设和在该地区“日益自信”的活动。

     对此《琉球新报》的社论指出,岸田政权的一系列军演,是无视国会,无视国民推进“战争准备”,是历史上第二次的“军部暴走”,要求岸田政权“不要介入他国战争让本国沦为战场”,呼吁其“认真通过外交渠道解除误会”。冲绳县民众也于12月24日成立了“绝对不让西南诸岛沦为战场的县民之会”,集结民众力量以阻止日美共同作战计划。

     日本《AERA》杂志批评称,“美国国会和美国媒体的反应是日本不值得信赖,中国也认为这是日本追随美国的行为,可见岸田文雄只是使出了一手拙劣的平衡术”。


    来源:环球网,海外网,参考消息,国防部发布,外交部网站,央视新闻客户端等综合

Baidu